產業報導

台灣電子書產業需要些什麼?(一) 〔2014-02-20〕

PunNode 2014-2-18

 
時至今日,在許多談論電子書的演講或者對談中,還是會出現「電子書可以是任何內容」這樣的說法。我從兩年前創業時,一直跟隨著日本電子書產業的發展。日本的朋友也覺得奇怪,怎麼會有個台灣人跳進日本這個封閉市場的討論。電子書在產業初始時,的確會有像這樣漫天蓋地的各言爾志,但會隨著討論而逐漸收束,我在日本可以感受到最重要的目的,是在於「流通」。
 
去年我在東京國際書展演講前,花了些時間尋找談台灣出版發展的資料。有一篇談及台灣出版管制的影響,那篇文章已經是出版法廢除幾年後寫下的,但裡頭依然認為,台灣依然有很多書需要被出版、但還沒時間補上。不過又過了幾年,整個出版界的蕭條,可能讓這些書不會被出版也不一定。
 
台灣雖然流通方便,透過線上購物,你可以期望在24小時,甚至8小時、6小時內收到貨。但是書的壽命,卻不會因為流通快速而活得更久。去年過世的青空文庫創始人富田倫生寫下的作品《短談・書的未來》裡提到他出書、絕版後書被裁斷回收的事情,這也是他投入青空文庫的最主要原因,其實像這樣的事情,也發生在台灣,世界各地的出版市場上。
 
因應出版蕭條,而使得印量縮小,而一本書出版後不一定能上得了書店的架;就算上去了,銷售不佳也會造成庫存,最後可能與作者的契約都還沒結束,就已經不在市場上流通了。也有可能首刷好不容易賣完,要再增印的話不確定賣不賣得完而絕版。這樣的事情應該也不再少數。要是遇到出版社倒閉,想讀的書又只有那一家出過時,大概也只有到圖書館當雅賊竊出,或者透過二手書店來尋找。雖然茉莉二手書店與TAAZE都做得不錯,但這絕對不是正常的狀況。
 
如果把「流通」當作電子書最重要的存在意義來看,就能找到一些台灣電子書產業中欠缺的東西。
 
一本電子書要流通,就得要遞送到所有販賣的管道,並且能夠長期販賣。在這樣的定義下頭,其實APP是個不合格的出版方式。但在前幾年台灣政府大力推行APP經濟(其實到現在還是如此)下,書成為了最能衝量的內容。不過畢竟APP就是Application,必須跟隨著軟硬體變化而維護、改版。如果你只有一本書、一支APP,還能夠對應;但若有著數十、數百本,就會是個棘手的大問題。Apple其實在幾年前,就開始管制這樣一書一APP的做法,要求出版方做成書架形式上架。最近更進一步加強管制,如果你的內容看來是EPUB格式就能呈現的,會要求你遞送到iBooks store,而不是App Store。
 
除了APP以外,還有著PDF、Web等出版方式,這些做法的區別,我建議直接讀IDPF執行董事Bill McCoy的〈為了Open Web而生的可攜式文件〉,解釋得相當完整。現階段電子書若要廣泛流通,EPUB應該是首選。但在認知不一致的狀況下,要出版商全部站到配合製作EPUB的這一邊,我想還需要一些時間,除去APP神話的魅影,還得花點工夫。
 
為了流通,我們需要些什麼?我想是在出版社與販賣端的經銷商。
 
鄭國威曾經挑戰我——為什麼電子書還需要經銷商?
 
這是很有趣的一點。在美國有著Smashwords這樣的服務,他們針對個人作者、獨立出版商提供轉檔、遞送到各店(Kobo、Amazon、iBooks store⋯⋯)等的服務,並且統一回報銷量、結帳。在日本,也有著類似的服務,例如Bccks。但同時也有對出版社提供服務的電子書經銷商(過去代表為Bitway,現在被Pubridge所收購。)
 
剛好最近有一分針對Amazon上電子書銷售的研究報告出爐。你會發現,美國的出版高度集中在五大出版商,以外的中小出版社、個人作者其實規模相差不大。在人力不足處理製作、上架、處理帳款的狀況下,交給經銷商會比較方便。但日本的出版狀況又不同,除了十大以外,中小型出版社活躍的就兩百多家,於是出現針對出版社的電子書經銷商,也是理所當然的。
 
台灣本土性的電子書店也相當多。在我這邊出版的電子書到一定量後,也逐漸收到來自這些「書城」的聯絡,希望能夠簽約、上架販賣。仔細算了算,大概簽了十幾份約。如果我要將出版的書全部遞送到這些管道、並且處理每個月、每季的銷售報表,也是件麻煩的事情。加上台灣很多「書城」的技術還落後好幾年,得要把EPUB 3退回EPUB 2,再仔細檢查,非常麻煩。
 
如果有經銷商的角色,我想可以處理掉幾個問題。
 
第一,經銷商可以協助製作EPUB格式,不管是與出版商收費、或者調整拆帳比。這可以減少目前所有出版社都卡著的「內容產製」的問題。同時可以要求販賣端改進——我們做出來的書都符合規範,要是你不修改你的系統,就不遞送到你那邊。讓內容提供者與販賣端的Interoperationality更加一致。
 
第二,處理掉帳款集結的問題。每家店提供的報表都不一致,收益計算上也相當麻煩。例如iBooks store上就有日元、美金、歐元⋯⋯每一家提供報表的時間也不同。如果經銷商能夠匯整好,對於人手不足的中小出版社來說也幫了大忙。
 
第三,可以減少重複的人力浪費。無論台灣還是全球性的電子書店,都會有著「內容開發」這樣的角色。A書城要內容、B書城也來找,其實浪費的是兩端的時間與資金。這也容易造成:A的資本雄厚,願意付錢搶首發,或者B的關係好,搶下獨家販賣。這都和「廣泛流通」的主要目的相背離。如果透過公平的中間商,就能讓這些問題消失,並且可以讓大家在相同起點上,進一步去思考後面的問題:如行銷、服務、閱讀系統的改進等等。
 
至少,我們目前沒有這樣的角色。雖然TAAZE希望做這樣的事情,但僅能遞送到三個電信商的書城裡,服務還不夠全面。
 
如果從作者的角度來看,台灣各電子書店,除了PUBU以外,都僅提供對公司法人的服務。個人想要出版,透過iBooks store、Google Play Books、Kobo Writing Life還快一點。Readmoo雖然會協助作者,但是目前好像還沒有能自行申請、上架的自助服務。
 
理想的狀況是:出版社(以及作者、譯者)能夠以統一的格式,直接(如果不怕麻煩)或者間接(透過經銷商)遞送到各電子書店。讓書能夠長期流通、販賣。像這樣的Infrastructure,台灣目前尚未出現。
 
再來,還有著不得不面對的書的「呈現」,也就是閱讀程式的問題。(見下篇)
 
新聞來源:punnode.com/archives/10812



帳號:
密碼:
帳號:
密碼:
Copyright © 電子閱讀產業推動聯盟e-Reading Industry Promotion Alliance. All Rights Reserved.